温七青

normally insane

时光机。『林煐岷x郑世云』番外

-:

番外:暗恋。


我怀里所有温暖的空气,变成风也不敢和你相遇。——林宥嘉《背影》


“毕业快乐!世云哥!”金东贤和李光贤一人捧了一束花,一边塞给郑世云一边异口同声地跟他道贺。


郑世云满怀都是花束,哭笑不得,“喂男人要这么多花干什么啊,两个人买一束不就好了真的是。”


“我也是这么想的!可是东贤他非要多买一束,不过东贤这个也不算花吧,我第一次看人买一整束狗尾巴草,连花店小妹听到都震惊了你知道吗世云哥!”李光贤表情夸张地朝郑世云嚷嚷。


金东贤倒也不生李光贤的气,只是笑了笑,“世云哥,这是煐岷哥很久以前就跟我说过的,说世云哥要是毕业了,他想给你送一整束狗尾巴草,我记得的,现在就当替他送给你了。”


刚刚还在嚷嚷的李光贤瞬间沉默了,他不知道这个名字现在能不能在郑世云面前提起,他不知道郑世云走出来了没有。


郑世云只是微微地一愣,随之一笑,这样啊,那谢谢你了,东贤。


神态动作都很自然,看来是走出来了。


两人见郑世云还得跟家人一块,便不多说什么回实验室去了,反正郑世云也是要待在首尔的,毕业并不会影响他们。


与李光贤并肩走着的金东贤回头看了看被家人围着抱着花束笑得灿烂的郑世云,脑海中浮现的是他曾在郑世云大一时无意间看到过林煐岷的相机里已经开始有了许多郑世云的照片。


他还记得他们那时的对话,林煐岷略带慌张的笑,他只是对金东贤说,想要现在就开始拍郑世云的照片,等郑世云毕业的时候就能做成相册当作礼物送给郑世云。


金东贤没有察觉出什么,只是笑着问他,那煐岷哥打算在世云哥毕业的时候送什么花啊,世云哥毕业的时候你也已经毕业一年了,都不知道你还在不在首尔,能不能参加世云哥的毕业典礼,或许我可以帮你送。


林煐岷对金东贤笑,露出整齐的大白牙,“狗尾巴草,一整束都是狗尾巴草。”


谁能想到,当时的一段对话,竟是日后的林煐岷不在的伏笔,他真的不能参加郑世云的毕业典礼,他甚至,没能参加自己的毕业典礼。


煐岷哥,我替你送了这一束狗尾巴草了,也算是,你来参加了世云哥的毕业典礼了吧。


这边的郑世云把手里的花束都给了妈妈,“妈,您就带回釜山吧,我也不怎么喜欢花之类的东西,您最近不是在学插花吗,正好可以用,不要浪费了。”


唯独留了那一小束狗尾巴草,郑世云笑了笑,也不知道林煐岷是怎么想的,送一整束狗尾巴草也太没有美感太单调了吧,不会跟金东贤说的时候顺便加上别的花吗,真是的。


郑世云突然想起自己还有一些谱子漏在教学楼的储物柜了,便让家人留在原地等他,他自己要回教学楼去拿谱子,那是他大学时代所有的自作曲。


用钥匙打开了储物柜的门,郑世云心想这是最后一次用学校的储物柜了,还真是有一点舍不得。插在门上的钥匙因为柜门的摇晃而叮叮当当地响,能清楚看到上面扣了一个小小的羊驼挂饰,那是后来郑世云照着记忆去定做的。


刚把柜门关上,郑世云就被旁边突然出现的两个人吓了一跳,郑世云认真一看,更加被吓到了,因为眼前站着的两个人中,其中一个便是他在时光机里认识的林煐岷的同班同学,金龙国。


金龙国旁边站着一个大眼睛的男孩子,长得非常乖巧可爱,他们两个都站在那儿对着郑世云友好地微笑着。


是金龙国先开口的。


他小心翼翼地问郑世云:“那个,请问你是,郑世云对吗?”


郑世云点了点头,不知道金龙国找他干什么,因为他清楚地明白现实世界中的两人,并不认识对方。


“太好了,我终于找到你了!”金龙国开心得眯着眼睛笑,看上去更像小猫咪了。“这个,是煐岷哥的素描本。”金龙国把怀里抱着的一本素描本递给了郑世云。


郑世云伸手去接,低头一看,封面上一只小小的手绘波妞和旁边那一行与记忆无异的“I’ll run to you.”让他下意识地鼻子一酸。


“我是煐岷哥的同班同学金龙国,煐岷哥经常在社团休息室里画画,这是他漏在休息室里的,本来我想要暑假回来就还他的,但是……后来我一直在找你,毕业了也没找到你是谁。始泫前段时间无意中看了煐岷哥的素描本,才告诉我你是他同系的学长,所以我终于能把这本素描本交给你了,虽然有点迟。”金龙国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站在他旁边的金始泫看到郑世云投来的目光,赶紧笑着对郑世云说了声学长好。


这是林煐岷留给他唯一还带有林煐岷气息的东西了,一想到这里郑世云就忍不住把素描本跟谱子抱紧。


可他还有疑问,“可是龙国师兄您为什么要找我,您怎么知道我是煐岷哥的朋友呢?”


金龙国意味深长地看着郑世云,“你翻开看一看就知道我为什么要找你了,还有,这束狗尾巴草是东贤替煐岷哥送给你的毕业花吗?”


郑世云低头看了看自己怀里那一小束狗尾巴草,点了点头。


“我想你不仅要看这本素描本里面画了什么,还需要去查一查狗尾巴草的花语。”
金龙国笑了笑,“我跟始泫还有事,就先走了,祝你毕业快乐,再见。”


“再见。”


跟金龙国和金始泫告别后郑世云下了楼,正想着狗尾巴草的花语该会是什么,他拿着那一小束狗尾巴草和乐谱走着,教学楼前的空地上都是毕业生和家长们,喧闹声中让他听到了一阵熟悉的歌声。


——“请待在我身边 请为我停留,请不要放掉抓着你的手的我,如果你走离远我一步,我就会再向前一步。 ”


那是他自己的歌声,那是他曾经在课间休息时间无聊时弹唱的《拥抱我》。


他抬头看了看学校的大屏幕。


画面上是他在教室的角落弹着吉他唱歌,风吹过教室淡蓝色的窗帘,缓缓地将窗帘下摆吹得飘向他所在的方向,却又在只差那么一点点的距离时垂回原处,像是想要触碰又收回的手。


还有好多好多,影片接下来的内容都是郑世云,笑的郑世云,沉默发呆的郑世云,趴在桌子上睡着的郑世云,写谱的郑世云,教小朋友钢琴指法的郑世云,在阳台看风景所以留给镜头一个背影的郑世云,全部都是,郑世云。


所有的镜头,都是非正面大特写的镜头,带着一点点的距离,带着一种朦胧的美感,温柔得就像情人的眼睛,专注地只注视一个人。


影片的最后在一句话中定格在郑世云背着吉他蹲在路边抚摸一只小猫的画面上。


那最后一句话的声音,来自于林煐岷。


——“既愚笨又懦弱的我的心。”


《拥抱我》的最后一句歌词。


影片结束后的大屏幕显示了几行字:


“本影片荣获本届首尔大学生微电影大赛特别奖,该影片以第一视角的拍摄手法表现了影片中主角的暗恋过程,真实而不做作。该影片拍摄者为我校xx届导演系学生林煐岷。”


周围还是这么吵杂,这个大屏幕放了什么,大概并没有多少人会注意到吧,人群之中只有郑世云一个人抬起头望着大屏幕,郑世云觉得自己听不到周围人们谈话的声音,只能听到大屏幕传来的声音。


影片已经播完,大屏幕又继续开始滚动“祝贺各位同学毕业快乐”这几个大字。


是因为抬头看了太久所以眼睛才会想要流眼泪的吗。


林煐岷是什么时候把这么多这么多郑世云的镜头拍下来的呢,怎么郑世云都没有发现呢?我真是个大傻瓜,林煐岷也是个大傻瓜。郑世云心想。


郑世云低头翻开了那本素描本,一页又一页,全部都是他。


跟时光机里的金龙国所说的一样,林煐岷在现实中,真的有一本素描本,里面全部都是郑世云。


是不是另一个时空的林煐岷也用了时光机,只为了回来跟郑世云重遇,想要告诉郑世云一些他从未告诉他的事情。


是不是林煐岷什么都知道,而只有郑世云什么都不知道。


眼泪滴滴答,一滴一滴落在素描本上。


“煐岷哥,你说会有平行世界的存在吗。”
“也许会有吧。”
“那个世界的林煐岷,也会喜欢郑世云吗。”
“会吧,也许那个世界的林煐岷,比郑世云所知道的还要早就已经喜欢上郑世云了呢。”
“这样啊,那真希望那个世界的郑世云早点知道林煐岷喜欢他。”


……


“煐岷啊,上次我跟你说的那个会跟你一起合租的釜山学弟今天就会来了,照片我也发给你看过了,你知道他长什么样的。”


“好的,师兄。”挂了电话后的林煐岷觉得有点心烦,才刚跟这个师兄合租了一年就要换合租对象,万一这个合租对象也很快就不跟他合租的话,那他再好脾气也要生气了。


刚洗完头林煐岷刚把毛巾搭在头上打算擦头发,却刚好听到了门铃声,他走去开门,湿哒哒的刘海跟白毛巾有点儿遮住了眼,第一时间看到的是郑世云的白衬衫。


林煐岷扯掉了妨碍他视线的白毛巾,于是映入他双眼的便是郑世云那时还圆圆的脸,略微下垂的眼睛又温柔又可爱,像睡不醒的小孩,懵懂地看着他。


郑世云,真是人如其名,林煐岷心想,他长得就像世界上最柔软的云,让人忍不住想要靠近,想要触碰。


那就让我先靠近你吧,林煐岷对自己说。


“是a师兄介绍过来的小师弟世云吧,我叫林煐岷,以后叫我煐岷哥就可以了。”看到郑世云的第一反应,林煐岷只想笑,是发自内心的对眼前这个人的好感,记得师兄提起过他也是釜山人,林煐岷还特意用了釜山话,并伸出了手。


郑世云伸手,握住,“以后请多多指教了,煐岷哥。”


……


狗尾巴草的花语,暗恋。

评论

热度(79)

  1. 温七青-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