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七青

normally insane

[云驼]不如归

在顶端再次相见吧

那木偶吧🌚:

cp/实习pd郑世云x新人爱豆林煐岷 无差


文/那木


 @所以时光不曾别_999 迟来的生贺,无差 给甜心打云驼tag 以后也要一起狗






我有一个梦想。




熟悉郑世云的人都听他这样讲过,大学讲台上,夜宵摊旁,或者现在,放送局的大门口,郑世云都在嘴边或者心里呐喊过。




郑世云的梦想是成为娱乐公司社长,现在只是个放送局的实习生。他叹了一口气,挂好工作牌挤进少女饭里,心想就当是提前体会自己的所属社里巨星们的感觉吧。




这个国家每天都在诞生新的娱乐公司,无数的爱豆像是待价而沽的商品,在各个角落里被展览。高档的受人追捧,供不应求,公司的饥饿营销让粉丝们更加疯狂;名不见经传的偶像和摆在精品店最高层的大娃娃没什么区别,落灰之后就会被替换。郑世云穿梭在各个摄影棚和待机室之间,早就知道这一切。大概是有点多余的感同身受,他对于那些不受人重视的练习生、出道没有几天的新人都有些同情。




这也是为什么他会被同组的姐姐拉来当壮丁也能乖乖接受的原因。看着摄影棚里奋力歌舞的爱豆和台下寥寥无几的饭,他和一群被拉来的工作人员被要求伪装成粉丝,配合导演组达到较好的节目效果,郑世云也有些能帮一把就帮的同情。




大概是在一群少女饭中间过于显眼,台上一个红色头发的青年一直向郑世云这边看。青年面对镜头很从容,看过来的时候反而有些害羞和惊喜,样子和其他爱豆们营业式的公式化微笑也不一样。郑世云举着别人塞给他的手幅,看到青年期待又难以置信的眼睛突然有些于心不忍。




郑世云,一个喝了大半年放送局水的实习生,决定要做这个菜鸟爱豆的粉丝了。


 






郑世云在论坛上爬来爬去,发展小爱豆组合的粉丝少的可怜,资源也是惨不忍睹,水花小到签售和fm去的面孔都能让他们彼此认识了。他觉得有点奇怪,实力不错长相又可爱,为什么不红呢?




小爱豆比他年龄大一点点,却有肉肉的脸颊显得稚嫩。和自己一样是釜山人,说rap跳舞的时候克里斯马,接受访问的时候黏答答的口音又很可爱,和火锅里的芝士年糕有点像,白嫩软糯还有点甜。




勺子在锅子里划出刺耳的一声,这才让郑世云醒过来,没有陷入关于林煐岷和年糕的想象。




kkt里顶着羊驼头像的网友发来消息,说今天下午有签售会。郑世云计算了一下时间,觉得溜号一会也不成问题,就回复了说一起去。




林煐岷不红也有好处,至少不用扛着帐篷去排签售。




郑世云不知道这算不算对自己的安慰,又替林煐岷心酸。




一群少女饭将他簇拥在中间,郑世云有点不好意思。有姑娘来搭话,他也是抿着嘴巴尬笑。其实他有点紧张,毕竟是第一次这样追星,还是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的男生。借着玻璃门打量了自己的着装和造型,郑世云又唾弃自己这样的行为。




干嘛搞得像是相亲一样啊。




随着松散的人群进了场地,郑世云意外发现申请的坐席位置不错,周围坐了几个站姐,长枪短炮的,他在其中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或许是煐岷的那位男饭吗?”




郑世云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在他们这个狭小又闭塞的饭圈红了一把,好像大家都知道了林煐岷有了个和他年龄相仿长相气质甚至都有那么点相似的男饭。他点点头,又被站姐往中间的位子让了让。




“等下这边架机器,你不如往那边一点可以看更清楚哦。”




郑世云不知道是不是自己食草男的属性暴露太明显,被女孩子谦让的感觉有点微妙。他刚坐下,侧面的姑娘们就小声惊呼起来,林煐岷他们入场了。




林煐岷的红发大概是有些脱色,有点发棕色,显得更像毛茸茸的羊驼了,大只的那种。




“果然是严防死守林三件啊。”旁边的站姐一边吐槽一边疯狂按着快门。




郑世云把头一回近距离见爱豆的兴奋稍微分了一点出来,在心里偷偷回应了一句,穿打底才是时尚的完成式啊,我们哥果然不一样。




简单开场之后签名活动就照常进行了,郑世云和林煐岷的几个队友礼貌打招呼之后,快速站在林煐岷面前了。




下垂眼向上看的时候还会耸起眉毛,上目线果然是大杀器啊。




郑世云被年长的爱豆萌了一脸,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傻愣愣的站着。




“上次你来看舞台了对吧,我记得哟!你叫什么呀,”林煐岷快速签好名字,“需要写什么吗?时间还有一些。”




林煐岷私底下说话语速很快,釜山腔夹杂的首尔话被他嘟着嘴巴说出来有些不合他的swag。




“世云,我叫郑世云。”




“好的,”林煐岷握着笔的时候有点用力,个子很高的他要低着头写字,有点吃力又很可爱,“谢谢世云喜欢不足的我,以后我也会努力的!”




郑世云回到座位上,打开林煐岷签名的那一页,云字上面的圆圈被他画的像个小番茄。




哇,郑世云心想,自己这是要完蛋了。


 






第二次见面的时候是在放送局的走廊里,实习生郑世云需要给他们组合讲解接下来的流程,理所应当成了他们这组flow pd的小弟。




郑世云一边讲一边还要留心不要挡着走廊的行人,林煐岷始终跟着他半步,侧着身子微弯着腰,听的时候还用圆眼睛盯着他。




郑世云不动声色,实力内心已经唱了一出鸡飞狗跳的大戏。他稍微侧过身子,林煐岷就前进一点,毛茸茸的脑袋靠过来,郑世云觉得自己的舌头已经不听使唤了。




“世云是pd呀,好厉害哦。”闪进电梯的时候林煐岷凑过来,悄悄说一句,又怕被别人看到,缩回脖子,“那我算不算pd pick?开玩笑啦!”




郑世云看向另一边,镜子一样的电梯门照出林煐岷开过玩笑自己不好意思地玩嘴的样子,这不是要命吗。




“煐岷xi等会要注意安全,今天人很多,要小心不要受伤了。”郑世云努力用专业的口吻说出这话,减少一点夹在在里面的关心。




“好的,谢谢你。”




郑世云大概有点懂得论坛里面姑娘们每天咆哮着需要甜番茄的心理了。




不过林煐岷不太擅长玩这种竞技类的游戏,很快被抓到,下场在一边休息。郑世云挂着工作人员的牌子又陷入无所事事,实习生在正式开拍之后就没什么事。他处于私心站在离林煐岷不远的地方,很快被那人发现。




“其实私下不许和饭搭话的,”林煐岷趁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拍摄上,偷偷转过来对郑世云说话,“但是我第一次有男饭,真的很感谢。”




郑世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回复他,林煐岷眼睛里面闪的感谢和期待让他有点承受不起。他无意中的一点点应援和喜欢,居然会成为这个人这么重视的一部分。




他想说你很好,你值得全世界最好的东西,值得更多人的喜欢,可是他说不出口。拍摄现场嘈杂又兵荒马乱,他们俩像局外人却又置身其中。


 






郑世云不知道追星这种事居然会上瘾。正值林煐岷组合的打歌期,他每周都要抽空去现场。不过他就像是一群小羊中唯一一只长颈鹿,格外显眼,但是每次林煐岷看到他都会很开心就是了。




不过最后一场告别舞台的时候他没能去,大型企划的综艺让他这个实习生都忙的找不着北。结束工作回到宿舍的时候已经是半夜,郑世云还是强打着精神点开舞台的录像。




林煐岷今天在舞台上失误了,结束的时候表情不是很好。郑世云没想到自己居然会有一天因为一个男生的一个皱眉夜不能寐,但这是他现在的状态。平躺在床上,郑世云盯着天花板,好像之前的疲惫都走了,只剩下纠结和担心。




踌躇了一会儿,郑世云翻身起床,决定出门碰碰运气。




林煐岷的公司没几个大势爱豆,都是玩hippop的大神,附近自然也没有多少蹲点的粉丝。郑世云买了热牛奶坐在24小时便利店,突然又有些后悔。万一林煐岷今天状态不好回家了,自己不就白浪费一个晚上吗。




还好,练习狂魔今天在舞台上失误了,绝对会在练习室找补回来。郑世云刚有些睡意的时候,林煐岷推门进来了。收银员已经见怪不怪,懒洋洋收钱之后又趴在柜台上打盹。郑世云的牛奶还没有凉,这一会儿甚至有点烫手。热气从手信窜到心里,又烧的脑袋跟开了似的,冒着热气腾腾的气泡。




“来了?”




林煐岷熟稔的口吻像是他认识多年的老友,天知道他们甚至是爱豆和粉丝之间的关系。他带着过度练习之后留下的汗意和疲惫,坐在郑世云旁边的椅子上。




“失误什么的,别放在心上。”郑世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说了不痛不痒的话又有些后悔。




“不是为这个。”林煐岷的黑色帽衫挡住他的半张脸,便利店不怎么明亮的灯照不清他的表情,“今天失误之后,我的第一反应居然是庆幸,没有让你看到。”




郑世云想伸手碰碰林煐岷作为安慰,又觉得有些逾越。把温热的的牛奶推进林煐岷的手心,“你很好,煐岷哥,不要有负担。”




林煐岷盯着郑世云看了三秒,抿过嘴唇又提起嘴角,点点头。把装在口袋里的果汁塞给郑世云,“我们不能收礼物哦,这个给你。”




郑世云把果汁握在手里,腼腆一笑,有种放学后和朋友坐在天台上的错觉。


 






后来林煐岷火了,因为一次直播,终于在这个巨大的,更新换代比翻书还快的市场里变成了亮眼的星星。粉丝越来越多,公司门口开始聚集各国的粉丝,放送舞台要半夜去排队才能入场,签售会搬几箱唱片都不一定能抽中。




郑世云的宝藏被全世界发现了,他心里不是滋味。自己揣在怀里的珍珠一下子被镶嵌在桂冠上,这让郑世云工匠觉得欣慰又心酸。他后来买过很多次那天晚上的果汁,罐子堆在房间的角落,却再也没有那天晚上液体熨帖进喉咙的感觉。




他也变得很忙,很少能溜号去别的摄影棚,更挤不进少女饭中去和林煐岷对视。他站在拥挤的人群外,看不太清舞台中央那个影子。林煐岷把头发染回黑色,他也没办法远远就一眼认出来。郑世云像是被一点点抽走了喜欢的能力,突然有一天就失去了所有。




收到签售票的时候郑世云有点不知所措,他很久没有申请过这些活动了,大概是之前的站姐看他很久没参加活动寄来的。




他又陷入一次难得的失眠,再一次陷入莫名其妙的遐想,又自己否定了。如果去的话,大概是最后一次以粉丝的身份和林煐岷见面了吧。在这段莫名开始但的确不错的追星体验中,郑世云体会到了不一样的小小的幸福和喜悦。




那就,以最好的面貌告别吧。


 






周围的人已经认不出他,除了小姑娘也有不少男饭,郑世云早就没了那种“众星捧月”的优待。扛着大炮的站姐们多了大概有十倍,郑世云也没有领取其他的应援物,从包里拿出最开始的手幅,和周围花花绿绿的不一样,单纯的红色,干干净净写了林煐岷的名字。




签售会人太多,还好现在公司运作成了规模在票上印了座位号。郑世云身后正好是相熟的一位。




“你的票位置也太好了吧,是不是搬了十几箱专辑啊?”




“没有,不是你们寄过来的吗?”




“大哥,我们自己都是搬砖得来的摇号机会啊,会长这次没被抽中都要哭了好吗。”




原来是他啊。




没等他怎么想,林煐岷他们就入场了。尖叫声早就不同往常,身边的少女饭们狂热的样子让他有点畏惧。林煐岷还是老样子,微微弓着背,在队伍最边上,是弟弟们可靠的哥,也是粉丝们的梦中情人,郑世云觉得他变的更强大了。




好像也没有改变。




轮到郑世云的部分,林煐岷显得格外活跃。黑发显得他青春洋溢,没有换掉西装演出服,又带点禁欲的色彩。




“你来啦!”




郑世云点头,看着林煐岷的发旋,被熟悉又陌生的上目线暴击之后,林煐岷已经签好了“to 世云pd nim”几个字。




“这次给你写恭喜转正好吗?下次给你写恭喜做main pd吧。”




郑世云不忍心告诉林煐岷这是他最后一次来签售了,一边的经纪人已经看过来,示意他们需要加快速度。




“其实,我以后可能会忙,这次之后,很难再来见你了。”




郑世云,你看,说出来也没有那么难,对吧?但是看着林煐岷期待的光熄灭,你怎么又这么难受呢?




“煐岷速度快一点!后面的都要着急了!”




林煐岷没有回答经纪人的催促,一边写着什么,一边克制着声音里面的情绪对郑世云说:“没关系的,工作忙嘛。以后我会更努力的,所以请不要说告别的话,可以吗?”




郑世云拿回专辑,碰到林煐岷的之间,温暖但是有点颤抖。




“是真心的喜欢你,真心的应援,所以不要放弃。”郑世云没有忍住快速握了一下林煐岷的手,又快速放开。“我们会在顶端相遇的。”




林煐岷笑了,和他第一次见到的时候一样,有些惊喜和腼腆,但是坦坦荡荡。




“说好了。”






 


后来郑世云社长和林煐岷大明星再相见的时候,他想起了那张专辑上林煐岷给他的to签。




“以后在顶端相遇吧。”







评论

热度(185)